你好,欢迎光临亚欧能源网 用户名: 密码: 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添加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 低碳 > 碳金融 >

中国循环能源公司的“碳”生意

来源:    发布时间:2013-12-15 21:04:15 

导读:       “世界范围内目前还没有冶金领域的CDM项目,我们想推动鄂尔多斯(600295,股吧)冶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冶金公司)成为首个该类项目。”中国循环能源公司(China Recycling&nbs

       “世界范围内目前还没有冶金领域的CDM项目,我们想推动鄂尔多斯(600295,股吧)冶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冶金公司)成为首个该类项目。”中国循环能源公司(China Recycling Energy Corporation)副总经理吴志刚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对他所在的公司来说,这也是个新尝试。

  这家以CREG为代码的美国OTCBB上市公司,2009年4月和冶金公司签订了合资协议,CREG把后者现有矿热炉的余热用来发电。对于CREG来说,这个项目带来的不仅是最高3.6亿元的电费收入;“由此产生的每年相当于70万吨碳当量的减排量”还能“卖”掉。
  这应该只是个开始。尽管公司以CREG为名生存了还不足3年,但是已经有华菱涟钢、邢台钢铁、长治钢铁的TRT(Top Gas Pressure Recovery Turbine,高炉泸定煤气余压回收透平发电装置,简称TRT)项目,声威集团2座12MW余热发电项目;以及在建的中钢滨海镍铁余热发电项目以及鄂尔多斯余热发电项目。

  据其估算,到2015年“循环能源市场的存量将达到1500亿元人民币”。而目前,CREG的“项目已经做不过来了”,而主动找上门的企业也越来越多。

  国家到2020年单位GDP减排40%到45%的节能减排目标对这类企业是“重大利好”,会迫使“越来越多的高耗能企业会更积极主动地要求节能减排以达标”。华堂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北京环交所首席法律顾问周亚成说,这种压力此后会明显地显现出来,事实上在过去几年国家有关部门就已经取消了对高耗能行业的电价优惠。

CREG的低碳掘金术

  CREG怎样才能从鄂尔多斯冶金有限公司手中赚到这3.6亿元呢?

  2009年4月14日,CREG在境内的控股公司西安天可华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于冶金公司合资成立了内蒙古鄂尔多斯天可华节能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鄂尔多斯天可华”)。其中西安天可华持有合资公司80%的股权,而用于余热发电和工业废物发热的综合能源回收系统,西安天可华负责项目90%的投资及运营管理。

  这个说法也得到了鄂尔多斯方面的确认。作为冶金公司的控股股东,内蒙古鄂尔多斯羊绒制品股份有限公司(600295)去年11月曾经公告:鄂尔多斯天可华将取得这个总装机容量99WM项目2年的运营收入。而余热所发的电将全部卖给冶金公司,为此冶金公司“每台机组每月将支付不低于150万元人民币的电费”,总金额不超过3.6亿元。鄂尔多斯羊绒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为这个付款承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这种方式是双赢的。”CREG的CEO库国华说,不仅CREG赚了钱,“冶金公司不仅降低了能耗,而且也能通过与CREG的合资公司获得电费和运营的收益。

  CREG通过余热、余压以及废气所发的电,无一例外地都卖给了冶金公司等业主方。2008年第四季度,CREG完成了为陕西水泥生产商声望集团建设的第一套12兆瓦纯低温发电设备,这个年发电量为1.8亿KW/H的项目,CREG获得了5年的运营权,其间将按照每度电0.4116元的价格卖给声望集团。

  但其与各个业主方的售电价格却是因人而异,“会参照当地上网的电价给予优惠”。这是CREG未来的发展方向,“作为业主企业的自备电厂发电较稳定,只需并网不需上网”。而这恰恰避开了大多数新能源公司的尴尬。在第四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上,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主任科学家、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坦承,大多数太阳能发电企业“至今没有收到上网电费,即使收到了也只有0.21元每度”。而当天到场的很多太阳能、风能企业反映的更根本的问题,是想与电网联网而无门。

  “冶金公司项目事实上是个例外。”其副总经理吴志刚说,CREG大多数项目都是“我们独立投资运作的”,只有在和像冶金公司这样的大型集团合作时,才“考虑”合资模式。但他也指出,CREG是在实践中慢慢摸索出“作为直接投资人进行项目的投资、建设、运营管理”这种模式,而在公司的最早期“项目总包、技术服务”也是其主要模式。

  2003年,当时负责陕西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的生产、技术管理工作的库国华打算自己创业,他们成立了西安天可华公司,专注于循环能源。这位参与了中国第一套TRT装置设计、建设的技术能手意识到,在国内有众多高耗能企业的情况下肯定会非常有市场。但直至2007年,“项目不好找”的状况才发生了变化。2006年国家对高耗能企业开始逐步落实差别电价政策。

碳市场为辅

  2009年,CREG开始考虑利用碳市场。

  当年的12月3日,在其与北京国际信托合作的“低碳财富·循环能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明确提及CREG把鄂尔多斯冶金公司项目的减排量成功售出后的收益,将作为“其他收益”分配给投资人。

  而中瑞碳方面人士则指出,在更早的2009年,CREG就曾经和其探讨“工业类余热回收利用项目的CDM开发可行性”。中瑞碳是总部位于深圳的一家CDM项目开发和咨询机构。

  “我们的项目完全符合碳交易的条件。”其副总经理吴志刚说,其利用废气、余热、余压回收再利用进行发电完全“符合节能减排政策”。

  从2007年开始,中国这类节能减排项目以CDM项目方式在国际市场交易的数量迅速扩大,从最初的只有8个上升到如今的将近600个,“无论是钢铁、水泥还是风能、水力发电等等,都有相关的CDM项目”。

  作为全国最大的铁合金生产企业的鄂尔多斯冶金有限公司,其减排量在碳市场上进行交易,是否会更有战略和示范意义?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是地方政府、项目方以及中介方都很感兴趣的事情。

  于是一拍即合。“我们的境外合作方英国的一家公司。”吴志刚说。而且在CER之外,CREG也在考虑介入VER(自愿减排量交易)的可行性。据说其正与上海环境与能源交易所等国内多个VER交易平台洽谈战略合作。

  但吴志刚也指出,“CREG不以CER或者VER为生,帮助企业进行能源的循环再利用、并以企业支付给我们的电费作为我们的主要收入。”所以尽管国际碳市场由于哥本哈根会议没有达成实质性协议而剧烈波动,CER价格也一路下滑;而国内的VER市场基本不成形、价格发现机制也没形成,但“这不会对CREG带来什么困扰”。因为出售CER或者VER“对我们而言充其量是一块额外的收入”。吴志刚说,“多了更好,少了也不至于影响到企业的生存”。

  但其对鄂尔多斯冶金公司的碳减排项目卖个好价钱,还是持乐观态度。“毕竟欧美国家以及中国政府越来越重视节能减排,同时国内政策也在积极推动这个领域的发展。”

  据CERG提供的数据称,其从2007年开始每年都以“超过翻番”的速度在增长。而其发布的财报显示,公司“从2007年第一季度变更了公司业务类型,因此2007年第二季度无销售额”;但2008年同期的利润已经达到了78.3907万美元,毛利率为30%。截至2009年第三季度,CREG的销售收入为3.3886亿美元,而去年同期的收入是6876.223万美元。

第二个无锡尚德?

  2007年9月,CREG就接触到了凯雷(Carlyle Group)。

  据说当时凯雷创始人之一的威廉·康威在接触过CREG之后,就定位这家公司为“第二个无锡尚德”。当时的CREG在全国范围内已经有了三个工程项目,其技术和团队已经得到了一定的验证。

  于是在2008年3月,凯雷亚洲成长基金III就向CREG投入了2500万美元,持有后者20%强的股权。
  这笔投资给的还分了三个阶段,颇费周折。首先CREG向凯雷亚洲成长基金III发行总额为500万美元、期限2年、年支取利息10%的有抵押可转换本票(secured convertible promissory notes),而后者可以每股1.23美元将这个500万美元的本票换成CREG等值的股票。此后CREG又以每股1.23美元每股向凯雷亚洲成长基金增发了406.67万股股票,换取了500万美元的投资。在第三阶段,CERG又向凯雷发行了总额为1500万美元、期限5年、年支取利息为5%的有抵押可转换本票协议,但是否转换成股权要视CERG的业绩。

  “引入投资人的根本原因,是想解决资金问题。”其副总经理吴志刚说,CREG从分包商转身为循环能源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之后,其商业模式决定了“前期需要较大的投入”。以鄂尔多斯冶金公司项目为例,这个总共3期工程的项目首期工程投入就达到了1.26亿元人民币,“预计总投入会接近7个亿”。

  就像所有的新能源公司一样,CREG在早期很难得到国内金融机构的支持,所以他们被迫“转向了国外”。

  就在引入凯雷之前,库国华和吴志刚决定借壳CREG上市,2007年初他们把现有的循环能源资产注入了CREG,国内的西安天可华和上海天可华则成了CREG的全资子公司。这家公司原来的业务为无线增值业务,而其外资背景使得这个业务在国内举步维艰。

  但在OTCBB市场挂牌为CREG开通了资本市场上再融资的渠道。“引入凯雷基金,也有利于我们和国际资本市场对话。”吴志刚说,毕竟这家美国老牌的PE机构才是个中好手。

  而借着凯雷的牌子,CREG在与国内金融机构的合作方面也有了长足进展。2009年其与西安本地的信托公司以及北京国际信托都合作了信托计划。北京国际信托发行的“低碳财富·循环能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专门用于鄂尔多斯冶金公司的余热发电项目二、三期工程建设及运营,这只 信托在短短的半个月时间里就完成了募集。“募集时间短、4年的存续周期比较合适,而成本也相对少”是CREG选择信托的最重要原因。

  而据CREG介绍,目前银行方面对其的支持力度也有所增长。一方面是这种业务抗风险能力较强,北京国际信托在解释为何提供给CREG信托贷款时称,“鄂尔多斯冶金公司是世界上产能最大的铁合金企业,目前在世界铁合金产销量中都位居第一。其自身拥有的矿山、电厂和煤炭储备,使得其整体生产成本低于行业竞争对手10%-15%,而其下游客户也囊括了钢铁行业的前十大企业。即使在2009年第一季度行业最困难时,仍保持了70%的开工率,其后至今一直保持100%的开工率”。而其中关键原因是其“有可以作为抵押、质押的资产”。在CREG现有的商业模式下,其在各地的项目都属于其独立的资产。

  但CREG方面仍在追求减少这种对外部资金的依存所带来的压力。其副总经理吴志刚说,当公司持有20到30个项目时,其现金流就能维持公司的再发展。


 



分享到:

亚欧能源网  广告热线:010-57131549  传真 010- 57131549  客服QQ:924467170  Email: mxzh2008@163.com    Copyright 2005-2011 aeene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欧能源网 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 京ICP备12037512

本站网络实名:亚欧能源网